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战略家谈特朗普和全球储蓄过剩

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经济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利率下降了450个基点,其中绝大部分原因是储蓄和投资意愿下降,而不是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这是根据彭博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约阿希姆·费尔斯的文章,分享了他对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的潜在影响的看法。

费尔斯认为,“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很多潜在政策实际上可能致力于降低而不是提高自然或均衡利率,而不是提高它。”他指出,削减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的提议、增加基础设施支出、限制移民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都是促成因素。

费尔斯说,税收改革可能会导致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加剧他所说的“储蓄过剩”,而限制移民可能会使“全球潜在增长的净损失”持续下去。费尔斯认为,无论特朗普采取何种措施,一些因素都不太可能改变,比如全球人口结构和贸易顺差。

不过,费尔斯认为,新政府可能会通过提高美国潜在产出增长率,以及减税、增加基础设施和/或国防支出等措施导致的财政赤字上升,来提振全球利率。

费尔斯总结了自己的观点:“目前抑制全球增长、通胀和利率的力量依然强劲,特朗普经济学不太可能以任何重大方式改变这些因素,除非我们大幅增加政府举债融资的基础设施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