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通货膨胀即将来临,国会必须采取措施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写道,严重的通胀问题可能正向我们走来,要靠国会来防止通胀失控。

巴菲特写道:“美国经济现在已经走出了急诊室,似乎正在缓慢复苏的道路上。”“但大量货币政策的药方仍在继续,不久之后,我们将需要应对这些药方的副作用。目前,这些影响大多是看不见的,而且确实可能潜伏很长一段时间。尽管如此,它们的威胁可能与金融危机本身构成的威胁一样不祥。”

据巴菲特说,除了1942年到1946年受战争影响的年份,“美国自1920年以来最大的年度赤字是国内生产总值的6%。然而,本财年的赤字将上升到gdp的13%左右,是非战时记录的两倍多。以美元计算,这相当于惊人的1.8万亿美元。在财政方面,我们正处于未知的领域。”

巴菲特说,这意味着美国的“净债务”——公开持有的数额——“正在迅速增长”。在本财年,它将以每月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从占gdp的41%上升到56%左右。不可否认的是,日本和意大利等其他国家的这一比率要高得多,没有人知道净债务与gdp之比的精确水平,如果达到这个水平,美国将失去其金融诚信的声誉。但像今年这样再过几年,我们就会知道了。”

巴菲特说,为不断膨胀的联邦债务融资有三种方法:向外国人借钱,向美国人借钱,或者印钞票。

据巴菲特说,最后一个选项需要占到9000亿美元,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大量印钞。然而,放慢印钞机的速度需要很大的政治意愿。他说:“议员们会正确地认识到,提高税收或削减开支都会威胁到他们的连任。”“为了避免这种命运,他们可以选择高通货膨胀率,这从不需要记录投票,也不能归因于任何民选官员采取的具体行动。”

巴菲特总结道:“我们当前的问题是让我们的国家重新站起来并繁荣起来——‘不惜一切代价’仍然是有意义的。”然而,一旦经济复苏,国会必须停止债务与gdp之比的上升。保持债务的增长与资源的增长保持一致。”

发送一个评论

您的电邮地址将不会公布。